精彩小说尽在莱窝窝书城!手机版

首页历史 → 乱世英雄寞

乱世英雄寞

陌上染流年 着

完本免费

九州之上,统治千年的大汉帝国,在经过数次内乱之后,终于走到了的风雨飘摇的边缘。
汉失其鹿,而天下共逐之!在这即将来临的乱世之中,多少英雄豪杰竟纷沓登场,风云变色间,又有谁能留青史几章!而在这冥冥之中,一双看不见的手缓缓拨动着命运的线,天意还是阴谋,人心还是诡计?对与错,功与过,谁人说?
身处乱世之中的英雄们,最终将会谱写出怎样的悲欢离合乱世悲歌!?血色映山河,恍听马蹄迫!然而尘埃落定后,又是谁在昆仑之巅,长叹英雄寂寞!

10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0/30

免费阅读

乱世英雄寞小说是一本非常精彩的男频小说,作者是陌上染流年,小说属于历史类型,这本小说的感情走向是“历史”,第一章说的是“第一百章衣锦还乡”,此书正处于完结,小编强力推荐阅读:

免费阅读

大汉帝国的钜鹿郡发生了一件大事,整个城市的人们都已经传的沸沸扬扬。

什么事儿呢?钜鹿郡首富之子陈鹏竟然被人杀死在了郡守府前!而且诡异的是和他一起的还死了十几个郡府府兵。

死个首富之子嘛倒也不稀奇,但是死了十几个郡府府兵,这是大汉帝国建国数百年来绝无仅有的事。

光天化日之下在郡守府门前杀死十几个大汉帝国军士,这简直太可笑了。

太守赵治坐在太守府想骂娘,卖个茂才,惹出这么一屁股麻烦,还有这是哪来的暴徒,真是太不把这个太守放在眼里了。

赵治一面派郡兵封锁整个钜鹿郡,只准进不许出,一面派出快马上报冀州牧和朝廷,又让心腹放出飞鸽给自己的表哥赵忠发去一封密信,毕竟这不是小事,就怕有人在朝堂上参他一本,那他这个太守的位子丢了是小,就怕到时候被有心人利用,他连命都没了。

“大人,犬子之死,还望大人给小人做主啊!”陈屏仿佛老了很多,自己唯一的儿子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就算有万贯家财又有何用,陈屏只想早日抓到凶手,他恨不得将凶手碎尸万段。

“陈家主放心,此事一定与张角三兄弟脱不了干系,只是这行凶者似乎并不是等闲之辈!”赵治脸色阴沉的说道:“无声无息在府门前杀死数十名府兵,肯定是一名绝顶高手!”

陈屏老泪纵横,他那里在乎什么绝顶高手,他只在乎自己的大仇能不能得报!陈屏凄然的说道:“大人!只要能为犬子报仇,我陈家这几十年来的积蓄在下愿恭手送与大人!”

“额~”赵治脸上泛起笑意,似乎这比买卖很赚啊。

斥候不断从钜鹿郡驾马离去,带着一张纸海捕文书,将其张贴到每个县,村。

海捕上画着三个人,分别是张角,张宝,张梁。上面写着太守大人令:张氏三兄弟,涉嫌参与郡府门前惨案,如有知情者,赏金百两,得其尸首者,赏金三百,活捉三人者,赏金五百,免税三年。

钜鹿郡春风楼是钜鹿郡最大的酒楼,这春风楼是钜鹿郡田家的产业,据说这田家先祖本是战国时齐国皇室的一支,因为战乱流落到钜鹿郡,后来就在这里安定了下来。

这田家已经有将近千年的历史了,如果说钜鹿陈家是首富,那么田家无论人脉,声望都要远远超过陈家,只是田家一向行事低调,所以才给人一种钜鹿郡陈家最大的错觉。

“听说了么?前天的事情?”春风楼内一名衣着华丽文质彬彬的少年对另一名劲身武衣的少年说道。

身穿武衣的少年脸色难看的说道:“废话,当然听说了,现在满城戒严,想出去打个猎都不让,快把小爷憋疯了!”

那名文质彬彬的少年又说道:“嘿嘿,忍忍吧,毕竟这事情太大了,性质太恶劣了,再说了都快走了,还打什么猎!”

“这位小兄弟,这城里究竟发生何事了,要如此戒严?”

两名少年闻声望去,只见说话的是一名满脸风霜的汉子,此刻他正双手抱拳向两人询问。

两名少年上下打量了眼这名汉子,只见他的穿着和大汉帝国的百姓穿着并不相同,倒像是塞外来的游牧人,而他同桌还有五六个和他差不多的汉子,每个人都是满面沧桑,而且这些人腰间都别着塞外的弯刀。

两名少年对视一眼,他们知道这些人应该都是来自塞外在大汉帝国讨营生的人。

“嘿嘿,这位大哥既然问了,那我就和你说说。”穿着如同学子的少年端着酒杯走到问话汉子的桌边,众人让出一条位置,少年也不矫情,大大方方的坐了下来,这少年坐下后开口问道:“看各位大哥衣着打扮,应该不是汉人吧?”

“对。”为首的汉子端起一碗酒说道:“在下乌桓人丘力居,身旁的这些都是跟在下混饭吃的兄弟。”

“哦,幸会幸会!”少年人虽不大,但自带一分沉稳气息,面带微笑开口道:“在下田丰,字元皓,祖居于此,那个是我兄弟耿武字文威。”劲衣少年起身对众人抱拳施礼,众人连忙起身还礼。

田丰沾起一粒花生,随手丢入口中说道:“想必诸位大哥也看见了,现在满城戒严,许进不许出,是因为和一件事有关,陈家长子陈鹏与郡守府府兵十几人被杀有关。听说,当时除了这些死者之外,还有有三个人在场,额,准确的说是三个将死之人在场的。”

“将死之人?”丘力居脸色鄂然。

ag环亚娱乐最具公信“对,这三个人是兄弟三人,老大我认识叫做张角,本来就是一介寒门书生,今年考中本郡的茂才,但可能陈家与太守之间有些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这个茂才的名额最后被陈家的陈鹏顶走了,后来张角与陈鹏在郡守府外起了冲突,这兄弟三人都被陈鹏用剑刺透了胸膛。”

“唉,真是可怜。”丘力居感叹道。

“是啊,寒门士子本就难以出人头地,这张角好不容易有了希望,却被陈家这样给断送了。”田丰举杯独酌,神色充满了遗憾的说道:“可能天无绝人之路吧,这张角三兄弟最后失踪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最后郡府外只留下陈鹏和十几个府兵尸体!”

田丰突然压低了声音悄声说道:“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也没人知道是谁杀了府兵和陈鹏,据检验尸体的仵作说这些人可能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因为这些人的脸部表情都保持在死前最后一刻,脸色都很平静,有的还有笑容。”

丘力居随即问道:“这些人致命伤在什么地方?”

田丰拿着酒壶端详,手指划过壶口慢慢说道:“头,掉了!”

丘力居倒吸一口冷气,脸色震惊不已,他自己本就是习武之人,按田丰所说推断这是有人在一瞬间让这些人尸首分离,这是需要多快的速度竟然能让这些人,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丘力居自认自己是办不到的,丘力居看了看身边其他人也都和自己一样一脸震惊。

田丰头也不抬头,他一脸玩味的笑着说道:“看来丘大哥是想到了什么了。”

丘力居回过神来点点头说道:“我虽然不是中原武者,但对中原武林高手也略知一二,只是从未听说过有什么人能有这种速度!”

“那么就是神仙喽。”田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或许吧。”丘力居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戒严令结束不知还要多久,诸位大哥若是没什么急事,就权且在这里住下吧,房钱酒水钱都不用担心,在下还有些别的事,先告辞了!”田丰说完起身告辞,丘力居等人也连忙起身恭送。

送走了田丰与耿武二人,丘力居坐回原来的位置上,突然他感觉周围的人看他们的眼神都那么奇怪,额,怎么说呢,这些人眼光里都充满了炙热,或许说是羡慕更准确些,对就是羡慕。

丘力居有些不解,这时一名男子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道:“这位老兄,你肯定不知道刚才和你聊天的少年人是什么身份吧!”

丘力居点点头,自己与田丰只是萍水相逢,不曾想田丰小小年纪,如此慷慨,不像有些文人充满了一股迂腐气。

那男子继续说道:“刚才那个少年可是钜鹿郡田家的现任家主,而这田家就是这春风楼的东家,田家可是连太守大人都礼让三分的存在啊!”

“额……”丘力居眼神复杂,他不知道田丰为何如此对待自己这样一个陌生之人,但是他那颗历经人间诡诈的心,莫名的竟然有了些许暖意。

田丰与耿武走出春风楼,耿武一脸不快问道:“元皓,刚才那些人不过是一群胡人,值得你这样帮助么?就算你田家家大业大,但也搁不住你这样挥霍吧!”

田丰笑了笑说道:“财物是死的,而人是活的,有些时候,一些不相干的人,往往会成为最出人意料的棋子,你说是吧!”

耿武无奈的说道:“算了,跟你们读书人说话真是费劲,反正钱财都是你家的,随你怎么挥霍。对了听说朝中有人要召见你?”

“是啊!”田丰眺望远处的天空低声道:“似乎,要变天了……”

耿武没有听清田丰后面的话继续对田丰说道:“我也要走了。”

“嗯。”田丰应了一声说道:“去了州牧大人身边,要好好干,脾气收敛一些,你呀就喜欢打呀杀呀的。”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耿武一脸不耐的说道:“从小到大,我就觉的你这张嘴比我娘还要啰嗦。”

田丰哑然失笑,两个少年就这样有说有笑的一路走出了钜鹿郡城,钜鹿城外有一条三岔口三条路通往不同方向,向南通往帝都洛阳,向东通往冀州牧治下的邺城,向西则是并州方向。

此时三岔口处有几个仆人模样的人牵着马等在那里,田丰耿武二人出了钜鹿城向这些人走去,田丰对着一名四十左右岁背剑的中年男人恭身说道:“有劳田伯了。”

被称作田伯的男子和蔼的笑了笑,算是回应了田丰,他是田家的老人,平日里不怎么说话,像是一头默默无闻的老牛,每天只是不停的擦拭着一把剑,田府上下每个人都很尊敬他。

他叫田仲,田家的旁支庶出,论辈分他是田丰的伯父,他每日只醉情剑道,这次出来是护送田丰去帝都洛阳,毕竟这天下看似太平,实则并不太平。

耿武也走了过来对着田仲说道:“田伯,元皓就交给您了,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去帝都还真是不放心啊。”

田丰笑呵呵的用手轻拍在耿武头上说道:“还说我比你娘能啰嗦,你不也一样。”

耿武脸色微红,“呸呸呸,我这是关心你!”

“呵呵,好了,你我都已及冠,就别矫情了,走了。”田丰说完翻身上马,他回头说道:“文威,此去一别不知何日再见了,记住我说的话!”

耿武此时也已经骑在马上,他别过头去,不想让田丰看到自己眼眶中的泪水,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知道了!你也一样阿!”

“好!驾!”田丰不在啰嗦,策马带领几名家臣向南奔去,耿武有些出神,直到下人低声告诉他该走了,耿武才回过神来,带着几个仆从向东奔去。

太阳的光芒透过树林,投下最后一抹余晖,映射着两名少年的背影,两人谁也没有回头。

这对从小一起长大的不是兄弟的兄弟,怀揣着各自的梦想离开了这片故土,去往更广阔的天空……

《乱世英雄寞》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张角躺在一块巨大的石床上,此时他缓缓睁开双眼,眼光所及,张角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山洞之中。

张角迷迷糊糊的想要起身,这一动不要紧,胸口处巨大的疼痛使他几乎再次晕过去,张角疼的一脸冷汗,无力的又躺倒在了石床上。

“如果不想死,最好乖乖别动。”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传来,张角侧头望去,透过幽暗的光线他看见石床旁有一个人背对着他站在那里,一袭青衣无风自动,银白色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背后。

是他?!

虽然还没有看见他的脸,但是张角还是一瞬间想起来,在自己陷入黑暗前那一闪而过的绝世容颜,还有那双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眸子。

“是你救了我?”张角有气无力的问道。

那人一动不动,也没有回答张角的问题。

张角见对方并没有回答自己,于是又问道:“这是哪里?我的两个兄弟呢?”

对方还是保持沉默,难道是聋子?张角心中暗自诽腹。

山洞中又重归于平静,篝火中残余的木炭发出噼啪的炸裂声,良久,就在张角等的快要睡着的时候,青衣白发人终于开口了,他开口说道:“时辰到了,起来,跟我走!”

张角心中有些尴尬,不是刚刚还说过不要让自己乱动么,不是说乱动会死么,怎么这么快就又让自己跟他走了。

正在张角犹豫到底要不要相信白发人的话的时候。白发人开口说话了,他没有回头,但似乎看透了张角心中在想些什么,“你以为我这么久是在等什么?起来吧,你胸口的伤已经愈合了!”

“什么?”张角有些不敢相信,这简直是在骗鬼啊,刚刚胸口的剧痛可不是说笑的,他记得自己被陈鹏一剑透心,这种伤势怎么可能好的那么快。

“信不信由你。”白发人丢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喂,喂!”张角喊了几声,确定白发人是真的走了,张角现在满头雾水,他迫切希望知道自己在那里,身处何地,自己两个弟弟怎么样了。

心中想着这些,张角一咬牙从石床上坐了起来,没有想象中的痛苦,张角有些不敢相信,解开胸前衣服,胸口竟然一点伤疤都没有,若不是那刻骨铭心的恨让他不曾忘却,单看伤痕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张角一时有些呆了。回过神来的张角急忙寻着白发人的脚步追了上去。

张角磕磕绊绊的跑出来山洞,洞外的阳光有些刺眼,张角不由自主的眯起了眼睛,等他睁开眼睛,这周围的景象让他有些呆了,这是一座很高很高的山,周围全是断崖,张角小心翼翼的挪动脚步往下看了一下,深不见底,而且这里风很大,吹的他脸颊有些疼。

这里让他从内心里升出一股恐惧,人在大自然的力量面前显的是那么的渺小。张角看见了白发人正站在前面断崖处一向外凸起的岩石上,一动不动,更加诡异的是如此大的风,白发人的青衣和那头长发并没有随风舞动。

“这是哪里?”张角开口问道。

白发人没有回头,语气平静的说道:“不周山,离天最近的地方!”

“不周山,不周山?!”张角低声重复几遍,脸上露出震惊之色,他想起来了,自己以前读过的一本书《山海经》曾经提起过不周山,这《山海经》记载了许多地名,神兽,异兽和怪物。

曾经有游侠按照书中记载的地点方向去一一比对,但是九州之地并没有找到所对应之处,所以现在的人们只是把《山海经》当做先民无聊后的遐想,随手编成的神话小说,不想这世界竟然真的有不周山。

“西北海之外,大荒之隅,有山而不合,名曰不周负子。”白发人负手念道:“后有共工与颛顼争为帝,不胜,怒而触不周山。天倾西北,日月星辰移,地不满东南,水潦尘埃归。”

“知道我为什么和你说这些么?”白发人转身来到张角身前,俯视着他。

张角近距离看着这张无法形容的绝美容颜,摇了摇头。

白发人缓缓开口道:“这个世界并不是你所想象的那么简单,一些你们认为不存在的,其实它一直就在那里,只不过因为阵的关系,你看不见罢了!就拿你所看的山海经来说,它不过是神界最常见的地理图。”

“这世界真的有神?”张角仰头问道。

白发人点头说道:“当然,以前神界与人界是互通的,通道就在这不周山,后来如书中所写,共工一怒撞毁了不周山,神界与人界的通道就关闭了。”

“你也是神么?”张角继续问道。

“我?”白发人笑了,张角被这笑容恍惚了,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他笑,笑容倾城倾国。

“拿着。”白发人随手丢给张角一部竹简说道:“此书名为太平清领书,你可仔细学习。”

“为什么?”张角握住竹简问道。

白发人转身又站到了那块突出的岩石之上。

“为什么?”

白发人神情有些萧索没有在说话,良久白发人开口道:“闭上眼睛,下山去吧!”

张角还想说什么,他还有太多的问题要问,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眼前景色开始不断变化。

“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张角徒劳的喊出这句话,猛烈的罡风让张角本能的闭上了双眼,等张角再次睁开双眼,他已经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张角朝着远方跪了下去,“谢谢您的救命之恩!只是不知如何报答!”

张角对着远方三拜九叩之后,他起身开始打量起周围,只见不远处有一座残破的石碑,石碑上镌刻着三个字——迷踪山,迷踪山他知道,这迷踪山是钜鹿郡北部的一座山。

这座山陡峭异常,而且山周围常年笼罩着一层浓雾,让人迷失其中。并且这山上毒虫野兽众多,死了不少人,所以当地人很少有在有人来这座山。

张角以前在山脚下远远眺望过,这还是他第一次来到这座山上。

张角看着前方,发现树林和杂草丛生的地方,竟然有一条隐蔽的曲折的小路,有路就说明这山上有人经过。

张角顺着这条小路一直走,渐渐的前方树木开始稀少,穿过密林,眼前豁然开朗,几座石屋出现在他的眼前,张角有些难以置信。

他在钜鹿郡生活了这么久,还从不知道这迷踪山上竟然有人居住。

“大哥?是你么?”

正在张角发呆之际,一个声音打破了他的沉思,张角猛然抬头,泪水流出眼眶,因为这个声音太熟悉了,正是因为这声音的主人,他才有继续活下去的动力。

“二弟!三弟!”张角眼中带泪的抬头望去,面前站着的正是生死不知的张宝,张梁二人。

张角跌跌撞撞跑过去一把将二人搂住,三人互相拍打着,哭着,笑着!!

许久之后,三人才渐渐分开,擦干脸上的泪水,三人席地而坐,张角率先开口道:“老二,老三,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张宝用手挠头说道:“我们也不知道,我们醒来后就在这里了,大哥你看那几座房子。”张宝指着身后的石屋说道:“那片房子除了我和三弟之外,什么都没有。当我们两个醒来后就发现到了这里!我们也试过下山去,但是就是走不出这座山峰。”

听完张宝所说之后,张角陷入沉思,这一切都要从郡守府所发生的事情情说起,而这之后,所经历的一切简直匪夷所思,就像是一场梦,张角想不明白,索性不在去想,只要自己和两个弟弟都还活着就好。

三人来到石屋,张角对张梁说道:“老三去弄点吃的,大哥我饿了。”

张梁是个挺壮实的汉子,家里有什么都会让他先吃,所以他有那么一把子力气,经常上村后的山上打些野味贴补家用。

张角说完,张梁并没有动,“老三,发什么楞啊,赶紧去啊!”张角催促道。

“大哥,我们……”张宝结结巴巴的说道:“我们自从来了这里就没有吃过东西。”

“什么?”张角有些吃惊。

张梁翁声说道:“大哥,我们也不知道我们是怎么了,反正自从醒来后,我俩一点饥饿感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张角疑惑的问道。

张宝摊开手,摇了摇头,“我俩也不知道!”

张角这时才仔细打量起两个兄弟,只见张宝,张梁二人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皮肤苍白的可怕,两人的眼珠都是红色的。

张角伸手拽过张宝,将手指搭在他的手腕处,没有脉搏?不可能!张角又将张梁喊过来,同样没有脉搏!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角撕扯头发发出呐喊。

“因为他俩个都是死人!”

张角愤怒转身,说话的是那个神秘的白发人,他不知道何时也出现在了这里,此刻他就这样静静的站在三人身后,仿佛与这天地融为一体。

“你到底是谁?”张角冲过去想要抓住白发人的衣角。

“碰!”也不见白发人如何动作,张角便整个人凌空飞了出去。

“大哥!”张宝,张梁二人警惕的看着白发人,他们本能的对这个人感到恐惧。

白发人缓步上前说道:“想知道他俩个是什么?那就好好看看我给你的书!”

“记住,你的时间不多了。”白发人说完后飘然而去。

白发人走后,张宝,张梁二人如释重负,匆忙跑过去将张角扶起。

张角推开两人,匆忙的从怀中掏出那本书,这本书名叫《太平清领书》,他以为这本书只是和山海经一样的,他一直没来的及看,不过看白发人的神情,这本书很重要,张角也开始认真起来。

此书分为上下两卷,上卷主要写了一些奇闻异录,下卷记载了一些功法,阵符之术,张角一看之下,便沉浸其中无法自拔,从中他见到了两个弟弟所对应的症状:僵尸!

书中是这样写的:僵尸,集天地怨气,晦气而生。不老,不死,不灭,被天地人三界屏弃在众生六道之外,浪荡无依,流离失所。身体僵硬,在人世间以怨为力,以血为食,用众生鲜血宣泄无尽的孤寂。

怎么会这样?张角回头看了看两个弟弟,眼神中充满了悲哀,白发人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将两个弟弟变成了僵尸,不过看两个弟弟还拥有自己意识,应该是很高级的那种吧。

张角想着,不管你们是什么,你们都是我的弟弟,上一次我没能力保护你们,这一次无论是谁要伤害你们,我都将拼死去守护!张角在心中暗暗发誓!

山中月,镜中人。风吹动树叶,寒月映衬下的树干上站着一个人,青衣白发,他远远的眺望着山顶的那座石屋,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不知道这颗石子,将会在这九州掀起什么样的风浪呢?真是期待啊!”白发人说完这句话后,身影消失的无影无踪。

山中无甲子,钜鹿郡所发生的惨案最终不了了之,因为世间再无张角三兄弟的任何消息。

许久之后,有一个身着黄色法衣的人,带着两个仆从行走在九州大地之上,治病救人,驱邪壤福,世人都尊称他为————大贤良师!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ag亚游手机网址|官网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