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莱窝窝书城!手机版

首页穿越 → 穿越之缘浅

穿越之缘浅

醉渔 着

完本免费

别人穿越都是公主千金,坐拥无数美男,为什么她却穿越到龙床上,还要面对被人嫌弃的尴尬场面?原主还是一个失宠的妃子身上?我只想平静生活,王爷,我是你嫂子!陛下,咱们已经离婚了。

3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0/30

免费阅读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作者“醉渔”的小说名叫《穿越之缘浅》,是穿越类型的小说,同时,小说最先讲述的是“第99章 高手过招”,这本小说的围绕“穿越”来展开,最近更新的章节是“第1章 穿越了”,喜欢女频小说的同学不要错过这本小说,因为这本小说就属于女频爽文,小编亲测!讲述的内容是: ? ?照这个样子呆下去她非得冻死,也许是命不该绝,正在这时,前面出现一道身影,步子飞快,眼看就要消失在视线中,诺儿蹭的就从地上跳起来用最快的速度追了上去,一把抓住那人的衣袖,几乎是整个抱住了对方的胳膊,可是此人似乎懒得理她,欲甩袖而去。 ? ?诺儿几乎是带着哭腔哀求:“先生,哥哥,大叔,对不起,我想我可能是迷路了,请问您能发发善心带我离开这里吗?拜托了!”她梨花带雨,楚楚可怜。他却不理她,因为他不确定这是否是一次试探。 ? ?看对方一脸狐疑的看着自己,诺儿急了:“我在家好好的,醒来我就在这里了,有个穿着龙袍的疯子吼着将我贬为庶民,永世不得入宫,还将我扔了出来……其它的我什么也不记得了,求您了!!您如果不带我离开这儿,我肯定会冻死的,不冻死也会饿死的。” ? ? ?诺儿竹筒倒豆子,一口气说完,深深的鞠了一个躬,然后用无害可怜兮兮的眼神无助的望着他,手臂却是死死的抱着他的胳膊,只怕一松手,救命稻草就跑了。

免费阅读

? ?再次醒来,诺儿发现自己的脏衣服己被换了下来,似乎还曾沐浴过,因为她发现自己的头饰已不在,而且头发明显的被清洗过,一阵淡淡的凊香围绕于鼻间。安王,他……她突然想起昨天的事,脸唰的就红了。

? ?小丫头听到了声音,估计她已醒,同以往一样,赶忙上前怯生生的开口:“姑娘醒了吗?王爷请姑娘大厅用膳。”

? ?为了避开自己的尴尬,诺儿很不自然的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唤来小丫头到屏风后替自己更衣,小丫头手法娴熟正待给她梳头。“等等,不用太麻烦,你就简单的给我挽起来吧。”

? ?小丫头很机灵,随手给挑了一支特别朴素的象牙簪,正合我意,诺儿满意的直点头。

? ?跟着带路的侍女左拐右拐,足足走了半个多钟头,在脚走得快麻了的时候,终于到了。诺儿一眼就发现安王面无表情一身紫衣坐于上方,他身边坐着一身白衣胜雪的男子,看上去跟安王差不多年岁。

? ?除了他,还会有谁?就是给他做人工呼吸的家伙,这家伙看到诺儿竟然脸一红,诺儿狠狠瞪了他一眼,就是这个家伙害的自己昨天差点名节不保。长的帅又怎么样,看样子也是一个蓝颜祸水。

? ?诺儿没经过安王发话,自顾自的就坐在这个少年的对面,她完全忽视了安王旁边特意摆放的空椅,没人注意到安王脸色悄然有了变化。这时安王发话了:“胡兄,她是我的远房表妹,陈诺儿。”

? ?安王说完脸朝向她:“诺儿,这是胡天远,他是我的结义金兰。”

? ?诺儿微微点了点头,就算是打过招呼了,真是奇怪,我什么时候变成她的表妹了?诺儿一脸疑惑,但是也并不说破。

? ?这时,胡天远端起酒杯面带微笑:“多谢姑娘昨日救命之恩,在此胡天远敬姑娘一杯。”

?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还是由诺儿先敬胡兄敬一杯。”说完就先干为敬!胡公子也跟着一饮而尽,没人发现坐在上方的安王脸黑的跟锅底似的。

? ?“冷兄,愚弟有个不情之请。”安王原名冷提玺,排行老三,因年仅七岁时就被封为安王,所有的人都习惯了尊称他为安王,再也无人直呼他的名讳。安王转过头,示意他说下去。

? ?“常言说的好,父母不在身边时,长兄为父,明天愚弟就要离开这里了,小弟至今未娶,昨日对诺儿姑娘一见倾心,可否许之,必定好好珍惜。”安王并未回答,直接看向她,“诺儿你的意思呢?”还没等诺儿开口……

? ?“恐怕得再缓两年,诺儿年芳十四,谈婚论嫁未免操之过及,更何况婚姻大事岂能儿戏,这事也得问过她父亲方可。”安王一幅事不关己,却字字让人不可抗拒的替诺儿作了回答。

? ?两人一来一往,完全忽视了诺儿的存在。诺儿坐在两个帅哥对面气的直鼓嘴,这哪里是问我的意思?根本就不让自己开口,他这不明摆着拒绝吗? ? ? ?想到这,诺儿有些生气,他也不问问自己的意思,凭什么给自己做主?好歹也让自己说句话,自己完全就是空气。虽然对胡天远没有感觉,但着实也并不讨厌。

? ?诺儿实在忍不住接过话茬:“谢谢胡公子珍爱,多给些时间,诺儿会好好考虑。”诺儿只是不喜欢自己的人生被主宰,可是听在安王的耳中,完全就是两码事。

? ?胡天远听到这喜出望外,语气瞬间变的柔和,满含深情的看着诺儿,“那在下等姑娘的好消息,今生绝不辜负姑娘的厚爱,否则不得善终!在下就此告辞,请多珍重!”

? ?自胡公子辞别后,诺儿一直不曾出门,为的是尽量避开冷提玺,懒得看他那张长长的黑脸,好像谁欠他钱似的。这天百般无聊,又得知安王不在府内,她高兴坏了,这几天可是憋坏她了,正好出去透透气,。

? ?左看看,右看看,诺儿独自转来转去来到了一片空旷的草地。不远处,一个书僮闭着眼睛正在专心的吹笛子,另她惊奇的是他吹的竟然是梁祝,他竟然吹的是梁祝!这首曲子可是只能在现代听到,他怎么会?难道他也是穿越过来的?

? ?她好奇的打量他三圈后,于是静静的坐在他旁边,只见一片白絮飘来,她用手帕替他轻轻拂开,以免打扰了他的雅兴。

? ?看他实在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完全沉浸于其中,诺儿心想看来只能改天再来拜访,今天确实有些倦了,要不明儿再来。 ? ? ?诺儿起身悄悄的离开草坪,刚转过花园小重山,安王就从天而降拦住了她的去路,“啪”的一下给了诺儿一个耳光,毫无预兆的诺儿就这样被重重的摔到地上。

? ?诺儿用不屈服的眼睛回瞪他,她不知道他为什么打她,自己招谁惹谁了?这人怎么阴晴不定?

? ?“你果真不简单,我还是小看你了!”安王说完气呼呼的拂袖而去。 ? ? ?安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发火,可是想起她刚才的轻浮举止,他就觉得自己没错,虽然也很后悔打了她,可是他拉不下这个脸跟她道歉。

? ?原来诺儿刚出房门,冷提玺就回府了,不自觉的跟着她,他一直站在那里,只看到她亲密的坐在一个下人身边,整个下午她竟然都围着一个下人转悠,这个女子未免过于轻浮。

? ?“莫名其妙,他又发什么神经? 长这么大,还没人打过我,他凭什么打我?难道只因为我寄居篱下?”万般委屈的诺儿一个想法在心里冒出。

《穿越之缘浅》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 ?只见一个男子头束大金簪,一身黑须髯如戟,身穿裘皮长袍,下巴上的胡须己被编成多条小辫笔直的垂着,两只小的不能再小的眼睛透着说不清的精明劲,正坐在庄家位置上下打量着诺儿。

? ?自打她踏进门槛,他就已经在此等候,要知道他的耳目众多,别说英雄赌坊附近有什么陌生人出现,就算是整个镇上也没有他不知道的事。

? ?“那就赌大小吧!诺儿不慌不忙的在不败面前坐下,并没有拿眼看他,却将不败的表情早已悄然收入眼底,她自信的莞尔一笑。

? ?其实诺儿还是过于单纯,她以为按照数学的算法,自己再怎么也能蒙对几次,可是她却忘了,十人进赌场,十一人输,赌场怎么可能有赢家,否则赌场拿什么挣钱,她更是没想到,赌场的庄家个个都是老千……

? ?她明白清楼不是清白女孩子家随便去的地方,却没想到赌场也不是好姑娘家去的地方,从她踏进这个门开始她就输了。

? ?不败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奸笑:“那在下先给姑娘简单说规则,庄家扔3个色子,3个数字加起来,1-9算小,10-18算大,如果三个无数算豹子,三个无数的骰子表示停下的时候无点,例如三个骰子同时有一颗角立着 。”

? ?“玩家下注,赔率1:1,每个骰子,点数为:1,2,3,4,5,6,押一赔一,假一赔十,豹子通吃。抽老千者剁去双手……”只见他不紧不慢的看着诺儿,似有吓唬之意。

? ?“说完了吗?那现在开始吧!”诺儿微微一笑,诺儿心想如果是正常的滚动,她应该可以算出来,就算是算错一次两次,也不会输。

? ?可是却没有想过庄家没有不出老千的,否则这么大的一家堵坊如何能维持每日的正常开销?这家英雄堵坊可是年头久矣,要不然那个店小二也不会冲她直摆手,这个地方还没有人能赢了钱活着走出去……

? ?“爽快!”话落,不败大手一挥,三只精巧的骰子快速滚入一个碳灰色的骰盅里。只见骰盅在不败手中快速旋转,十来个回合后稳稳的落于桌上,不发出一丝声响。“姑娘请下注!”

? ?诺儿静下心听了一会决定选大,第一把纯属赌运气,于是将手里的铜钱全部扔于桌上。

? ?不败一幅吃定她了的表情,“姑娘确定吗?开了可不能改了!”

? ?诺儿轻点额头,“是的,我确定,开吧!”

? ?“好,开小,姑娘你输了!”说完不败不紧不慢的将她身前的铜钱拢到自己面前。

? ?“姑娘,你还要继续吗?”

? ?“当然!”诺儿并没有太吃惊,既然自己来了,不可能只玩一把,更何况不可能每把都输。第一把也许是自己的心还没静下来,第二把应该能找到感觉。

? ?骰子再次快速飞舞,诺儿静下心来,仔细听着骰子的滚动和跳动,如果是正常的滚动那就好算了,但如果中间有跳动,就比较难控制。

? ?刚才是第一次对翻,那应该是五五六,九以下是小,十以上是大。她听到骰子转动二十下才停,心里慢慢计算着,骰子是六面,相对两面之数字和必为七,如果说按照翻滚的次数,那应该是大。

? ?“姑娘请下注!”

? ?“押大!”她将耳朵上一对碧玉耳环取下,不知道谁给买的,穿越醒来后就发现一直带着,管它的,先江湖救急。

? ?“这个给您算100两。”不败将耳环拿在手里把完后,漫不经心的放回桌上。

? ?“这次您押多少?”

? ?“一百两大!”诺儿听到骰子停下后信心十足。

? ?“第二局开,豹子,通吃。姑娘您又输了!”不败不紧不慢的拿走了诺儿桌前的碧玉耳环。

? ?怎么会这样,无论怎么算,也应该是大,百分之八十的机率大,为什么会输呢?诺儿心里疑惑着。她再次取下头上的象牙簪,一头青丝散于腰际,发出醉人心肺的清香,慢慢在大厅里散开。

? ?“这个簪子嘛,很普通……既然姑娘来了,那也算是缘份,还是给您算一百两!”不败心里早乐开了花,跟自己算,太嫩了,差的太远了,他知道她一定会输的很惨,所以并不着急。

? ?诺儿并不计较对方给多少,因为就算拿到当铺去,说不定也只当几十两,更何况自己暂时没有营生之道,也没有落脚地。只怕没两天就花光了,那更惨,恐怕会流落街头。“这次还押大!”诺儿冷冷的回应。

? ?“第三局开,小!姑娘您输了!”

? ?诺儿摸了摸身上的腰兜,发现再无其它饰物。不行,自己不能就这么走,如果自己就这样回去,只怕住店的钱都给不起,更何况接下来怎么办,自己在这个地方可是一没家人,二没亲人,三没朋友。

? ?诺儿决定破釜沉舟,心一横,她咬了咬牙,“我赌自己行吗?如果我输了我就脱一件衣服!”

? ?“行啊!”旁边桌上的的赌徒以及大厅其它桌上的赌徒不知什么时候全围了上来。随着大家的起哄,不败的贼眼转了几圈后,开始摇动骰子,“请下注!”

? ?“我还是选大!” ? ? ?“开,姑娘输了。”诺儿镇定自如的脱下白衣外的短袖。

? ?“大,”她确实有些生气了,她不信这次还是小!科学家说人在愤怒时,智商自然下降,她现在只想赢一次,却忘记了思考自己为什么会输。

? ?“开,小。姑娘输了。”诺儿平静的脱下白色的外套。

? ?“开,小,姑娘又输了。”诺儿接着脱下自己的中衣,露出粉色肚兜,所有的人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到处都是口水声。

? ?不败盯着肤如白脂的诺儿吞了吞口水,色迷迷的笑道:“姑娘,我看你也是爽快之人,现在不赌还来的及,再赌下去你可就要后悔了。” ? ? ?其实不败说这话的意思很明显,他就是要让她输了她自己,他可没那么好心劝她,他只是故意用言语刺激她,要知道她现在的智商跟七岁的小孩相比不相上下。 ? ? ?诺儿如果此时能够冷静下来,也许就有了办法,可是人在生气的的时候,智商会自然降低…………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ag亚游手机网址|官网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