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莱窝窝书城!手机版

首页言情 → 绝品小妖妃:江山美人谋

绝品小妖妃:江山美人谋

月落 着

完本免费

一道圣旨,让姜家满门抄斩,尚书幼女姜婉因为与丫鬟互换了身份而留下一命,流放岭南,几经生死,姜婉沦为明南世子的一枚棋。进宫选秀,后宫争斗,步步艰辛。你谋江山,我谋君心,江山如画抵不过你笑靥如花。

53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10/30

免费阅读

绝品小妖妃江山美人谋小说是一本非常精彩的女频小说,作者是月落,小说属于言情类型,这本小说的感情走向是“古代言情”,第一章说的是“第一百章 后宫实在太大”,此书正处于连载中,小编强力推荐阅读:? ?“好啦,不准哭啦,再哭,我就不带你去看灯会了。”姜婉理了理身上的袍子,从腰间抽出一把折扇,刷地抖开,仔细看了一下,见扇子没有损坏,不由心情大好,合上扇子,抬脚就准备走。 ? ?暮雪却伸手拉住了她,怯生生地道:“小姐,咱不去了行不行,街上人那么多,万一……” ? ?“没有万一!”姜婉回头,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房里有千雪守着,不会出什么事的,再说了爹今晚不是忙着招待那个什么明南王呢么,哪里有功夫管我,我好不容易找着机会跑出来,可不能半途而废。”

免费阅读

? ?姜婉万分懊恼,不由想念平日里戴着的那些首饰了,想来虽是重了些,换银子倒是极好的。 ? ? ?她正暗地里郁闷中,忽见擂台上排排站了八个家丁,一个身着青衣,总管模样的中年人跨步上了擂台,朗声对众人道:“今天灯会,又恰逢太后老人家千秋,我家老爷为替太后祈福,特摆下擂台猜灯谜,在场各位,皆可上擂台猜谜,猜中灯谜者可取灯带走。猜中灯谜最多的那一位,我家老爷还有重礼相赠。想必诸位都已经看见了这擂台上的彩凤了吧,这只彩凤是我家老爷聘请有名的制灯艺人耗时一月半制成,彩凤的翅膀和尾翼都缀以上好的七彩琉璃石,这只彩凤灯虽谈不上价值万金,却也是千金不换的,乃我家老爷心头所爱。不过今日,猜中灯谜最多者,却可径取。”

? ?那管家话音刚落,擂台之下便议论声一片。

? ?“朱老爷真是好手笔啊,这么一只价值千金的彩凤灯都舍得拿出来做彩头。”

? ?“啧啧,谁能赢到这灯才是好福气呢。”

? ?“你们不要想的太简单了,这灯这么名贵,想必那谜也不是一般的难猜,至少,咱们这样的是猜不中的。”

? ?姜婉听着人群的议论,心底却是一片喜意,想不到这灯竟不用银子买,可以通过猜谜来得,这样一来岂不是天赐良机?如此一想,她毫不犹豫地挤上前,抬脚就要上擂台。

? ?却不妨身子被人拦住了,姜婉侧首,挡住她的是一名年轻男子,英眉朗目,身子站的笔挺,全身上下带着一股锐利气势,如一柄利剑一般不容人靠近。

? ?姜婉情不自禁退了两步,这才发现,这名男子身后还有一人,也是一名年轻的男子。这男子身着墨青色长衫,袖口和底摆刺着精巧的苏绣,一看便不是凡品。姜婉抬眼看去,这名男子剑眉斜飞入鬓,一双黑眸如午夜晨星,逼的人不敢直视,他虽然站在先前那名男子身后,却丝毫不为那利剑般的气势所迫,全身上下端是从容,似乎只有他在,天地便是安定的。

? ?姜婉心里头暗赞,这二人通身气派不凡,却不知是京城哪家公子。

? ?姜婉在心里头暗暗将人家打量,却不知对方也在将她打量,眼前的这个小公子,年纪看起来不大,似乎还不到弱冠,全身气度倒是不凡,一身白衣,虽身量不高却也挺拔,那双清亮的眼眸像是会说话,眨巴眨巴地盯着他们。

? ?卓煜的嘴边凝起一丝笑意,他微微施礼:“仆从莽撞,小公子先请。”

? ?卓煜的面相本是带了三分威严的,这一笑却将这丝威严抹去了几分,只留下从容温和,无端让人心生好感。

? ?姜婉还了一礼,抬首道:“公子就是公子,哪来大小之分?不过虽无大小,却有前后,然而公子家的狗好生厉害,小可却不敢僭越了,还是您先请吧。更何况……” ? ? ?姜婉滴溜溜地转了转眼珠:“赢这彩凤凭的是真本事,可不是早一步上擂台便可得的。”她动作谦逊,言语却锋利,暗讽对方是个只知逞权势威风,却一肚草包的人,更把先前挡着她的男子骂成了狗,端是一张利嘴。姜婉向来如此,人敬一尺,我敬一丈,可若对方不知好歹,仗势欺人,那么她便会让对方知道,姜家三小姐,可不是吃素的。

《绝品小妖妃:江山美人谋》

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 ?姜婉愣了一下,没想到他竟这般轻易地就猜出了谜底,可想了一下,却不明白为什么是这一句,于是不服气地讥讽道:“公子真是高见,你以为随便说一句欧阳修的词就是谜底吗?你说是人约黄昏后,我还说是月上柳梢头呢!”

? ?卓煜失笑,慢声解释:“这是一个拆底就面谜,把炅拆开,就是日,八,人,八和日分别是黄昏二字的下半部分,如此再联想欧阳修的词,谜底便出来了,乃是人约黄昏后。不知这样的解释可否令姜公子信服?”

? ?“妙!妙!”管家击掌赞叹:“公子果然才思敏捷,这灯谜是我家老爷偶然间得知,却一直无人猜得出,不料公子寥寥数语便道破天机,解得妙啊,解得妙!”

? ?姜婉被卓煜问的哑口无言,虽然心底也不由佩服起他的才思,面子上却依旧下不来,况且眼见凤灯属于别人了,实在是高兴不起来,眼巴巴地望了一眼凤灯,怏怏地应了句场面话就下了擂台,连奖品也不要了。

? ?这一个猜灯谜花去了不少时间,却偏偏想要的彩头没捞着,姜婉心中老大不快,暗自郁闷怎么就碰上了卓煜,要是不碰上他,那凤灯铁定是她的,跑也跑不掉。

? ?游兴被这比赛一搅少了不少,夜色也深沉了,姜婉思量着该回府了,这一想到回去,才惊觉,自己居然在不知不觉间把暮雪给弄丢了。她大吃一惊,偏偏又不知到哪里去寻,想着回去找,又怕暮雪在回府的路上等她,想来想去,还是先回府看看的好。

? ?正待要回去,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叫:“姜姑娘。”

? ?这一惊来得比刚刚的还大,姜婉急忙转过身,却见不远处两名男子提着彩灯走过来,当先一人,身材挺拔,气度从容,眉眼因隔着灯火显得格外英俊柔和,正是刚才与自己比试的玉卓。

? ?姜婉撇了撇嘴:“玉公子乱叫什么?这里哪来的姑娘。”

? ?“哦?”卓煜抿唇而笑:“自然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

? ?“你,你,你怎知……”姜婉骇地说不出话。

? ?卓煜上前一步,伸手替她掠起脸颊边的发丝掖在耳后,温热的手指蹭过女子滑嫩的脸颊,惊地她像小兔子似地退了两步。卓煜忍不住哈哈大笑。

? ?他转身从夜华手中取过凤灯,递到姜婉手中,姜婉不明所以,愣愣地盯着他,却见他俯身凑到她耳边:“美酒送英雄,彩灯赠佳人。姜姑娘,在下赢这凤灯,专为赠与你。”他顿了顿继续道:“刚刚的灯谜你说对了,就是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三日之后,城西河边垂柳下,卓等姑娘来。”

? ?热热的气息扑向耳蜗,姜婉僵立在原地,脸腾地红了,心跳地像要蹦出来。半晌,她才恢复神智,卓煜早已离开,姜婉看着手中的凤灯,不由伸手摸上了自己的耳朵,热热的,像被火烧过似地,她捂住心口,只觉得心里有一股东西缓缓流出来,似惊慌,似欣喜,似恼似怒,总之是百味繁杂,久久不能平静。

? ?待到回府,暮雪果然站在院外急急地等候,眼睛都哭的有些肿,看见她,才算是回了魂魄,抽泣着迎上来:“我的好小姐,你这是去哪里了,可急死奴婢了。”

? ?姜婉笑着点了一下她的鼻尖:“我这不是好好的么,看见你走失了我才吓了一大跳呢,现下我们都回来了,小声点,赶紧溜回房吧,别叫人瞧见了。”

? ?暮雪这才擦擦眼泪:“跟姐姐说好亥时半便回的,这都快子时了,小姐这会子才回来,姐姐想必也等的急死了。”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ag亚游手机网址|官网榜